唯李是易生的峰景

龙情与凤爱(中)

润玉最近特别恼火,旭凤自从那日自己擅作主张打晕他后,他就故意躲着自己了,越是靠近他他就躲的越远,润玉当真是一肚子苦无处诉!直到水神带着他闺女上门更让润玉恼怒!越是烦什么就来什么!

“旭儿!”荼姚看着镜中那个为自己梳妆的旭凤有些意外!“母神本就生的好看,在凤凰一族里更是天之骄女!虽然只是为母神简单梳妆打扮一下,可是却掩饰不住母神自身的光华!第一次这样仔仔细细看着母神才发现旭凤有多不孝!”旭凤看着明亮如月的母亲第一次觉得忽略了母亲。“只要旭儿好好的,母神就很安心了!旭儿娘不是傻子,我知道你最近躲着润玉是为了什么。”看着艳阳般的旭凤,荼姚是第一次这样觉得孩子长大了!

“母神,未来他是君我是臣,我尝试着疏远他只是为了适应。我知道世间凶恶难测,人心难辨,可是我依然不觉得兄长会是那恶人,纵然有一天他成了恶人,至少不是现如今的天帝陛下一般!”旭凤第一次对自己的生母吐露心声!“旭儿,娘亲不知道你这般聪慧过人是好是不好,娘亲希望你永远开心无忧,却也不想你太过单纯!所以娘亲总是嘱咐你远离润玉却也不太阻止你靠近润玉!”荼姚也是第一次像旭凤说了自己的想法!“母神,父神是什么样的人!”听到荼姚的话,旭凤看着栖梧宫中的凤凰树问到自己的生父!

“他啊!像你一样,什么都知道却还是有一颗赤诚之心!我和他属青梅竹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爱上了,等察觉到就好像是命中注定般。”荼姚想到廉晁满心欢喜,语气也欢快了点!“所以娘亲的寰谛凤翎是给了父神!”看到荼姚的发髻旭凤终于知道母神缺的是什么,寰谛凤翎。母神的寰谛凤翎他从未见母神带过!“嗯!当初出战我心里不安便将寰谛凤翎予他护身!可是最后我还是没能等回他!”荼姚想到一别阴阳相隔的廉晁已经不会太伤感!

“娘亲,明日水神洛霖会携他和风神之女锦觅来天界,锦觅是个单纯善良的女子,他如果能和兄长百年好合,水神风神还有花界的力量是兄长最有力的庇护,锦觅日后若能为兄长诞下一儿半女的,兄长定会是一个好父亲,锦觅也会是贤德有理的母亲。”大概不想提太过伤感的话语,旭凤和荼姚说起了润玉的未婚妻!“旭儿,你整日为润玉思量未来,想没想过你自己?”荼姚反问到!“等兄长安定好,我陪母亲去找父亲,不论生死,至少娘亲这些年的心能安定!”旭凤转身握住荼姚的双手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好!”荼姚看了旭凤良久只应一声好字!他想离开,当母亲的便奉陪。

水神洛霖携女锦觅到来的时候,润玉和旭凤不约而同相应而来。“见过天帝天后夜神火神殿下!”洛霖携锦觅行礼道。“不必多礼”太微出声道。经过一番寒暄,太微让润玉尽主人之礼携他未来的娇妻好好游看天界一番。润玉只得领旨与锦觅保持距离的相并而行,锦觅愿意来天界就是找旭凤的,结果九霄云殿上她爹爹与天帝一番对话让锦觅着实怒了,因为爹爹面子她又不得失礼。“夜神殿下,锦觅一人到处看看就可以了 ,不必劳烦夜神殿下。”锦觅看着润玉有些难为情的婉拒着!“那……锦觅仙子随意!”润玉听到锦觅话中之语顿时松了一口气!

“旭凤,站住!”离开锦觅的润玉半路拦截了回栖梧宫的旭凤!“兄……兄长!你不是应当陪锦觅吗?”看到从天而降的润玉,旭凤一阵心慌!“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我避着不见锦觅是为了什么你是知道的,你倒好直接把人请天界来了!”润玉想到旭凤做的蠢事简直郁闷死了!“兄长,她是父帝为你定下的未婚妻,娶了她对兄长并无坏处!天帝陛下不是想放权的人,兄长要学着树立自己的心腹,兄长不要任性了!”旭凤看到润玉痛苦的模样不忍心的将润玉拥入怀中安慰着。

“兄长,你是未来的君主,有时候心软不是好事,虽然现在对不起锦觅,可是兄长以后补偿她便好,兄长心该软时则软,不能软的时候就绝不能软!”旭凤在润玉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劝说到!“旭儿,你……”润玉回抱住旭凤听到旭凤所说的一字一句竟无无语凌噎,从什么时候起旭凤长大了他却不曾察觉!好像旭凤离他越来越远了。


追爱万年12

宿醉的后果是李云恺没想到的,这一睡就睡了三天才清醒,想到霜花的婚事还没有对外人说明白,李云恺只能立马去解决!刚出卧室就看到父母和大姐坐着在说话!他大姐回来了!!!

“姐,你怎么回来了?”看到大姐李鎏英是李云恺最头疼的,他不怕别人但是他姐李鎏英是最怕的!“李云恺,你长本事了啊!我不回来你就要瞒着我了是不是?宿醉,谁给你的胆子?你的身体你不要了是不是?”鎏英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云恺就是一顿责备。“姐,那是特殊情况,你不让我喝酒,除了应酬需要的时候我真的没有乱饮酒,这次是意外!”云恺听到他姐的话老老实实说了自己的原因!“好了,姐不怪你了,只是饮酒总归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能这样了!”鎏英看到云恺的模样只能嘱咐下不为例!

“遭了遭了,霜花的婚事我还没解决呢!”想到霜花的事李云恺有些焦急!“好了好了,等你想起来人家姑娘的清白就全毁了!我和你爸已经安排妥当了!”荼姚看到儿子焦急的样子终于开口安抚了!“啊!谢谢妈妈,你和爸爸不怪我吗?”云恺听到妈妈的话反问到!“我和你妈知道你什么性子,你有不对,那姑娘也有不对的地方!”李廉晁听到儿子的疑问倒是替妻子回答了!“谢谢爸!你最好了~”看到爸爸的解答李云恺高兴的在爸爸脸颊亲了一口表示感谢!

润玉失魂落魄的回了柏海的公寓才发现柏海正坐在沙发上!心里一阵惊悸。“小海?你怎么坐这了!”看到柏海安静的模样润玉有些不安!“哥……不润玉,我看到了,你去了那个人家里!亲眼看到你抱着他哭了!更让人震惊的是他和我那么相似的容颜,你知道我看到的时候有多恐慌。”柏海回想着他偷偷跟着润玉所发现的一切都让人喘不过气!“小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不是!”润玉蹲在柏海面前看着柏海通红的双眼就知道这小傻子哭了多久!

“可是,可是……”柏海想反驳什么却感觉毫无力气!“润玉爱柏海是不容置疑的!你明白吗小海!”润玉握住柏海的手认真的说到!“真……真的吗?”柏海有些恍惚的抓着润玉的双手问到!“唔……唔唔……”柏海睁大的眼睛看着润玉吻上自己终是放松了神经沉溺在这个说不出感觉的吻中!没有犹豫没有欺骗,这是柏海从中获取到的信息!润玉是爱他的,是他患得患失出笑话了!“相信了?”润玉放开柏海看到柏海羞红了的脸倒是笑了。“那那个人是……是怎么回事?”柏海想到看到的那个和自己相似的人问了问润玉!

“小傻子,他是律师,那天是他的婚事被取消了所以心情不好,我才陪他一饮的,又因为我怕他出事我才照顾了一下!我爱的是你!”看到柏海的疑问,润玉倒是诚实回答了,只是他爱柏海,那么李云恺算什么?他在心里如此问到自己!“嗯!是我狭隘了!我怎么会认为你爱上别人了呢!哥!对不起!”柏海将身体靠在润玉怀里道歉到!

一生一世一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经过了这么多年润玉才最终体会到这两句话有多难实现!旭儿我想你了!


龙情与凤爱(上)

私设润玉和旭凤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是有血脉关系!当荼姚不在是恶女。润玉和旭凤就能和谐美满!


荼姚是凤凰一族的天之骄女,她很聪慧也很残忍,一旦爱上一人便至死不渝!如今的天帝太微是极爱她的,弑兄囚父都只是因为这个她曾经的嫂嫂现在的天后。可是后来太微知道无论如何都无法打动她的心便爱极生恨的疏离了她!直到三百年后他从洞庭湖畔带回来他的长子,荼姚才终于放下心神安心诞子!

“旭儿,母神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靠近润玉!”紫方云宫里荼姚有些头疼的责备着还是小团子的旭凤!这个她费尽心血才诞下的孩子!“可是兄长很孤单的母神,为什么就不能靠近兄长呢!”还是幼子的旭凤不明白母神为何不让他与兄长亲近!“他是天帝的孩子与你不同,母神怕你受伤!”看着可爱的旭凤,荼姚却不知道该怎么告知他和润玉的不同!“不会的母神,我和兄长会好好的,不会让母神担心的!”旭凤以为母神是怕自己与兄长兄弟阋墙。“旭儿!唉……”看着旭凤倔强的模样荼姚只是抱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母神又说你了?”看着跑来璇玑宫的旭凤润玉开口便是关心的问候!“兄长,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母神只是担心我们罢了!”旭凤不敢实话实说只能安慰润玉!“旭凤,有你真好,兄长很幸福!”看着旭凤可爱的模样,润玉的心也软到不行!旭凤是他看着出生长大的,除了荼姚就属他和旭凤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不论是人是仙还是神一旦有了眷念的温暖是不会轻易放手的!“旭凤也是!有兄长真好!”抱着润玉闻着润玉身上的清香旭凤很开心!

时间飞逝似乎在眨眼之间,润玉在太微的示意下领了披星布夜一职被封为夜神,漫漫长夜星河为伴,在天界看来看似天帝太微不重视润玉,然而只有荼姚知道这是太微为了保护润玉罢了!旭凤则被太微封为火神一职执掌五方天兵天将征战妖魔两界守护天界的和平。得“战神”称号。幸而旭凤也未曾辜负战神一名,倒是胜战连连!

“陛下,请撤了旭凤战神一职!如此重任他不合适!”看着满身伤疤的旭凤,荼姚终于忍不住的去见了太微!“天后这是何意?旭凤乃本座(嫡子),总要有赫赫功绩才能彰显他嫡子的能力,才能在本座鸿蒙后登天帝一位不是?”太微看着许久不曾见的荼姚满口讽刺!“你……陛下授旭凤执掌五方天兵的用意无非就是想除掉旭凤而又不显得陛下心狠手辣,那么我大可以告诉陛下,旭凤是从我肚子里钻出来,我的儿子我护。陛下逼急了,我就母子与你同归于尽!”荼姚也不愿与太微多逞口舌之争。说了自己的来意便回紫方云宫闭门不出!

“兄长,兄长!我回来了!”刚刚打完胜仗的旭凤第一时间便是璇玑宫里向润玉报喜!“慢点!”听到旭凤老远的喊声,润玉便在门前相迎!“旭凤!值得吗?”润玉拉旭凤坐下脱掉旭凤衣服为他疗伤时看着满身伤疤满眼心疼!“值得!为了兄长一切都是值得的!以后你是君我是臣我总要学着适应的!”听到润玉的话,旭凤看着润玉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可你才是嫡子,那位置是你的!”润玉抬头看着旭凤郑重到!“哥!别自欺欺人了!不说我这性子不适合那个位置,就是适合我也没资格,我知道天帝授我这职位何意,可我接了不为别人,只是为了母神还有你润玉!”旭凤看着润玉的眼睛诉说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对了,我抽空去了一趟花界,看到了你可人的未婚妻,倒是匹配的上你!等你登上天帝之位她应当的起天后一职!你们未来的孩子模样必定是像兄长这般俊美无双!”旭凤想起锦觅便告知润玉!“胡闹,旭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个父帝自作主张的婚约我不会认的!”润玉听到旭凤要把他推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就怒极!“兄长!你又在说气话了!她能帮你!”看到润玉生气了,旭凤握住润玉的手小心翼翼的平抚到!“什么?”润玉不解的看着旭凤!“她单纯善良,只要让她爱上你娶了她,你坐上天帝之位的那天就后枕无忧了!”旭凤看着润玉劝慰到!

“旭凤,你到底在瞎想什么?”润玉听到旭凤说的脸色越来越黑!“润玉,你要看清现实!我在帮你!只要她爱上你娶了她,她就会一心一意帮你,她背后的花界还有水神风神也是你这边的!我会为你征战护天界安和!”旭凤也倔强的不行!“兄长你……”润玉实在不想听到旭凤胡言乱语只好打晕他帮他疗伤上药让他先好好睡一觉在说!“旭儿,你当真知道润玉想要什么吗?”润玉看着沉睡的旭凤喃喃自语的像在问旭凤也像问自己!眼中是化不开的情浓之意!


追爱万年11

李云恺发誓他短短二十几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喝到断片断的如此彻底的一天,论他怎么想都想不起昨天醉酒发生的事,除了他记得润玉哭了,哭的让人心疼,其他的就没印象!还有和霜花的婚事他记得一清二楚!霜花的姐姐锦觅到来倒是彻底打醒了李云恺,霜花有未婚夫的,他不能做小人!他得与霜花说清楚。

“你昨天喝那么多,真的把我吓到了!李云恺你不要命了是不是!”正在发呆的李云恺听到润玉的声音瞬间错愕!“润……润玉,你怎么在这?”四处看了看的确是自己的小公寓,但是润玉怎么在这里。“你喝成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我要是走了,出了什么事谁能帮你?”润玉看到一脸呆滞的云恺也不忍责怪!“呃!谢……谢谢你!让你劳累了!”听到润玉关系的话语李云恺倒是难得的脸红了!“润玉兄,你不回家吗?你家里还有等你的人啊!你守着一个陌生人忽略了心上人会伤了他的心的!”李云恺想到那个和自己相似的男人因而出言提醒润玉!

“你认识柏海?”听到云恺提到柏海倒是让润玉大感意外!“你也知道做律师难免有帮当事人查询的时候,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感觉其实很奇妙,第一次看到你爱人照片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你爱人,只为我们长得如此相似而震惊,随着帮当事人调查的越多,也知道了你们的关系!你很爱他~”李云恺听到润玉的疑问倒是一清二楚的坦白了!“是,我很爱他!我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他!我……”润玉看着云恺说的突然打乱了他一切的计划,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样很好啊!一生一世一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还好现在是文明科技时代了,如果放到遥远的古时候,两个人想相守都很难啊!希望你们地久天长幸福美满!”李云恺看着润玉真心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

因为霜花的事情还没解决,云恺看着陷入沉思的润玉又不好打扰他,只能留下信息后独自去霜花家!“云恺,你来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看到是李云恺霜花终于控制不住的泪崩了!“双儿,对不起!是我的错。”抱着扑到自己怀中的霜花云恺满腹言语却无法言说,只有对不起三字能表达他的歉意!“不,不怪你,你来了就好,你来了就好!”霜花牢牢的抱着云恺不放手的重复着话语!“可是,双儿,我们不能这样下去,是我昏了头才会做出如此惭愧的事情!我没想到你没想到你的家人会怎么办,是我的不对!我们该解决问题!”虽然对不起霜花,可是事情终究要解决!

无论霜花怎样哀求,云恺却铁了心要断掉这段言不正民不顺的爱情!“你高兴了?你开心?锦觅,你自己找不到你的旭凤为什么非要毁了我的幸福!”眼睁睁看着云恺走掉,霜花有难过有不甘却不想伤害云恺,只能对着锦觅发泄!“霜花,这本来就是你偷的幸福,现在回归正位不好吗?在陷下去,你会更痛苦!”看着这样的霜花锦觅也难过不已!

婚是结不成了,云恺只能取消婚礼,还有回家见父母,本来因为醉酒的头疼更痛了!“妈?我好累啊!头也要痛的爆炸!”看到开门的母亲,云恺终于卸下一切的坚强!“云恺,云恺!他爸快来帮忙!”看着晕在自己怀里的儿子,荼姚一时间心慌意乱的!“阿姚,你也先别慌先把他送回房躺着,我叫医生过来!”廉晁有条不乱的把儿子抱到床上躺着还要安慰妻子不要担心!“少爷只是饮酒过度导致的后遗症,多休息一下就好!董事长不用担心!”家庭医生看过云恺给了荼姚和廉晁一颗安心丸就离开了!看着昏睡的云恺,荼姚和廉晁两夫妻只能无可奈何的低声叹气!


古墓钟情5

萧策一病这病了半年才好,杨过看着脆弱的萧策却觉得自己做错了,他不该与萧策提出古墓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他的师父,他的天,他的爱人也不会如此难过与伤神伤身。经过修养,萧策也想明白了,杨过开心幸福自己才会开心幸福!他愿意为了杨过放弃自己的坚持!

“过儿,我已经好了,不必再次多留了!我们出发去你想去的地方!”想清一切的萧策唤来杨过觉得可以走了!“师父!你……你说什么?”听到萧策的话杨过大感震惊和不可置信!“怎么又喊起我师父了呢?怎么不唤我策儿了呢?我觉得策儿很好听啊!”看着杨过有些傻气的模样,萧策倒是全身轻松的笑了!“策……策儿,你不怪我?都是因为我才把你伤成这样!是我错了!”杨过看着毫不在意的萧策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当场泪如雨下!“哭吧!哭吧!这些日子你也承受了很多,哭过了就好了!”看着杨过大哭的模样,萧策抱着他出言安慰,杨过其实也还是孩子!

经过两个人的坦言相知,杨过本想陪萧策重回古墓,萧策却阻止了!“过儿,古墓太过呆闷无趣,你不适合那里,不用压抑自己,我们就去你想去的地方,过儿去哪,萧策奉命相陪!”看着杨过,萧策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可是策儿,你会开心吗?”看着萧策,杨过不确定的问到!“没遇到你之前,我不会觉得古墓不好,这些年你占据了我一切,生活里,修炼里,眼里,心里,全部都是你!我才发现萧策已经离不开杨过了!我也曾想过,如果萧策离开了杨过会是什么样!后来就是你看到的模样,萧策也许就一病不起了吧!”萧策看着杨过没有虽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所说的话语却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说明白一切,他们告别圣女锦觅启程打算去杨过家乡,一路上走走停停,萧策看着四方天地,也明白了徒弟杨过,师兄燕洵为什么如此向往这方天地,古墓外的世界的确很精彩绚烂!“我终于明白,为何师兄和过儿如此向往这方天地了,相比古墓内,这四方天地的确要耀眼绚烂精彩绝伦!”看着人来人往的热闹街景萧策真心实意的感慨着!“一方小院,几间住房,前院种一片花树,后院就瓜果蔬菜一片!再养上几只家禽,策儿,以后我给策儿这般生活可好~”杨过看着萧策诉说着自己想许给萧策的未来,眼里是掩饰不了的喜悦!“好~只要和过儿在一起,什么都好~”看着杨过开心的模样,萧策也感到喜悦!其实只要有杨过,其他的萧策一点也不在乎!

一生一世一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追爱万年10

因为润玉的告知锦觅思考再三决定去见一下霜花,毕竟是自己的半身,她不能不管,告别海棠芳主锦觅在霜花和李云恺结婚的前一天找到了霜花,在看到霜花明亮的笑颜时锦觅有一瞬间的恍惚,何曾几时她也这般笑过期待过嫁给一个人的模样,再回想已然模糊不清!

“霜花!”看到霜花和李云恺的幸福的模样,锦觅不忍却还是喊了她!“啊!……”霜花的笑容凝固在看到锦觅的一刻!“哎?双儿,她是?是你的双胞胎姐妹吗?”李云恺听到有人喊霜花也跟着看过来,在看到锦觅的时候是很惊讶的!“是,我是她的姐姐,我叫锦觅!你就是云恺吗?”看到云恺的疑问,锦觅在霜花开口前回答了云恺,虽然骗了他!“欢迎姐姐,既然来了就请参加我和双儿明天的婚礼吧!”云恺倒是很开心的邀请锦觅参加自己的婚礼!“抱歉,霜花不能嫁给你,她还有未婚夫!”锦觅看着云恺开心的样子却只能对不起他。

“锦觅,你欺人太甚!”听到锦觅要毁她幸福,霜花终是愤怒了!“霜花,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毁了自己不要紧,可是不应该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锦觅看着霜花提醒到,即是劝她也是劝自己!“要你多管闲事,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去劝劝多管闲事的润玉为好,他抢了你的旭凤,你怎么能忍的了!”看着锦觅一副圣女模样,霜花却是雪上加霜的讽刺着!“霜花,我和你不一样,他不是我的旭凤,我不能去抢,于情于理是我对不起他,也是我对不起你,但是霜花别错下去了!”锦觅听着霜花的讽刺嘲笑,却只为霜花心疼,是她对不起她!

李云恺在一旁看到锦觅霜花姐妹俩互相争吵相阻止却插不了手,经过锦觅的提醒李云恺才醒悟过来,是啊!霜花是逃婚的,他怎么就被霜花愿意嫁给他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呢!“云恺!云恺”被润玉带到酒吧时云恺一头雾水的有点懵。“润玉兄,你怎么会在这?还把我带来酒吧?啊呀,锦觅和霜花姐妹俩还在吵架呢!”云恺想到锦觅霜花姐妹俩担忧的不行,就怕她们打起来!“不用担心她们,她们姐妹会好的!”润玉看到云恺担心的模样却觉得很可爱。

润玉陪了柏海几天,因为想到云恺要结婚还是放心不下就来看看云恺,不曾想锦觅还是听他的来找霜花了,在一旁围观全程的润玉却觉得这是一个从新俘获云恺身心的好机会!“别烦恼了,喝点酒释放一下心情,让她们姐妹好好谈谈,你呢等明天好了再解决现在的问题。我陪你喝!”润玉让酒吧服务员上了一打啤酒。“好,好吧!谢谢!”看着润玉边说边对着自己笑的模样,云恺未喝却先醉了,这个人还是笑起来最好看。

这天晚上云恺放纵自己喝了很多酒,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醉意深处他本该想到的是霜花才对,然而却没有霜花一丝一毫的影子,只有一个一袭白衣的仙人。“旭凤,旭儿过来!”白衣仙人转身笑靥如花对着云恺伸出手嘴里喊着旭凤!“兄……兄长!哥~”云恺也伸手像白衣仙人走去嘴里喊着哥哥。脑海里却在想旭凤这个名字好深熟悉,旭凤是谁?润玉看着喝醉的云恺,正想着带人回去,在听到云恺梦呓中的兄长和哥三个字却忽然泪流满面。


追爱万年9

随着云恺的婚期将近,润玉无奈去花界找了锦觅,如果不是因为霜花,润玉本想永不踏入花界这个地方,可是为了旭凤他不得不来!要确保一个完整的旭凤回来他一定要先保证柏海和云恺都安全无异!

在花界闭门思过的锦觅不似从前开朗,海棠芳主看着这样的锦觅一阵心疼,她知道主上万年前终是做错了!“锦觅,天帝来了,你要不要见他?”海棠想起不请自来的天帝心里不是滋味!“小鱼仙倌?他来了?我去见他!”听到润玉来了,锦觅立马去见客了!“你怎么来了?是凤凰有什么事吗?”看到润玉,锦觅心头一顿,她怕凤凰出了事!“不是,不过也和旭凤有关,锦觅仙子,我找到霜花了!”看到匆忙赶来的锦觅,润玉知道她和霜花哪怕是同一人也终是不同的!“霜花?你见到霜花了?她在哪里?我找了很久怎么都找不到她!”锦觅听到润玉说霜花,一双寂静般的眼睛终于有了神采!

“我知道她在哪里,可是锦觅仙子,她现在很疯狂,我怕你也不一定能控制住她。”想到霜花的模样,润玉为锦觅感到一阵忧心!“此话何说?”听到润玉的话锦觅疑惑了!“我找到了旭凤的那一魂一魄,可是霜花不肯放手,锦觅你知道的,旭凤对我来说很珍贵,他不能受到一点点伤害,我不是惧怕霜花,我是怕她失去理智伤害到旭凤!”润玉因为旭凤的事情也逐渐冷静不了!“不会的,小鱼仙倌,霜花那么爱凤凰,哪怕自己受伤她也不会伤害凤凰的!”不知是不是身为一体的原因,她感觉到霜花并不会伤害凤凰!“呵呵哈哈哈,锦觅你果然和霜花不同,相比之下,你竟然如此痴傻!她不得不说智慧过人啊!”看到为霜花辩解的锦觅,润玉感到头疼!

“话我言尽于此,想不想旭凤完整的回来就看锦觅仙子你的抉择了,本座还有事先走了!”身处花界润玉是一刻都不想多呆,说完事情便匆忙离开~“哥,你最近怎么这么忙啊!我有时候都见不到你的人了!”看到开门的人柏海便冲上去抱住问到最近不见踪影的事情!“对不起小海,哥哥最近有点事,冷落了我的小海,等忙完了,哥哥一定好好陪陪小海!”刚打开门就看到柏海冲进自己怀抱,环抱住柏海闻着柏海身上清新的味道,润玉一阵软语的道歉!心里却暖洋洋的,这是他的旭儿!“哥,不要哥道歉,哥又没做错什么!”抬头看着润玉柏海难得的撒了一次娇。

感觉到润玉满腔爱意从眼睛从心里溢出来,像火一样包围住柏海使得柏海逃无可逃的害羞脸红,润玉看着这样的柏海轻身吻住了柏海的唇,随着两人的唾液相交润玉却觉得柏海好似天界的甘露般甜蜜,让人欲罢不能。也坚定了润玉想找回完整旭凤的心,他的凤凰还是适合凤飞九天自由翱翔!旭儿,兄长此生愿你无忧,花开自由~


追爱万年8

柏海最近公司事情没什么大事就休假了,可是却发现润玉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以为润玉是累了心疼的不行,想和润玉出去旅游旅游放松心情!可是润玉却因为李云恺的事情感觉焦头烂额的!

“这个样子好看吗?”莫宇市里霜花一身洁白的婚纱明艳动人,看的李云恺有那么一瞬的晃神。“好看啊!双儿,真的愿意嫁给我吗?”李云恺看着一袭婚纱的霜花问到!“当然咯,云恺哥哥,双儿这辈子唯你是我此生想嫁之人,换作了旁人,双儿宁愿此生不嫁!此心天地可鉴。”霜花看着李云恺的眼睛郑重的许下誓言!“双儿,我……”李云恺正准备说什么就听到了润玉的声音!“云恺!”润玉突然的到访。“润玉?你怎么会在这?”看到润玉的出现李云恺着实有些惊讶!

“我是来找你的!”看到一身白西服的李云恺让润玉觉得刺眼胸闷。“找我?找我有事吗?”听到润玉是找自己的更惊讶了!“云恺这是?”润玉答非所问的问了李云恺一句!“啊!我下个星期要结婚了,润玉兄既然来了不如喝了我和太太的喜酒在走啊!”听到润玉的问题李云恺倒是大方的相告顺便邀请润玉参加自己的婚礼!“太太?二位不是还没办婚礼吗?”听到李云恺称呼霜花太太润玉心里很不舒服~“啊!提前熟悉熟悉!哈哈哈!”听到润玉的疑问云恺不禁失笑出声!“熟悉熟悉,嗯哼?那你答应我的事呢?云恺!哦我还有事先走了!”听到李云恺的话润玉是极度愤怒的,这种感觉说不出来!只能先撤退。

润玉在皇家诱惑婚纱店外的品名咖啡店里等了将近十分钟果然看到了霜花那个疑心病极重的女人!“润玉,你究竟在玩什么花样?”看到润玉这个定时炸弹霜花开门见山的直问到!“他虽然现在叫李云恺,可是他也是旭凤的一部分,同理你虽然叫霜花也是锦觅的一部分,这是避免不了的!所以锦觅仙子想从我手上带走旭凤可能吗?”看着霜花满面愤怒的模样润玉也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润玉,你已经有了柏海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云恺?我明明只有云恺了!”看到润玉严肃的模样霜花一阵心悸,在她还在锦觅身体里时润玉恐怖的模样她是见过的!

“因为柏海和云恺都是旭凤,也都是我所爱之人,放手所爱?你都办不到你觉得我能办到?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也知道不是吗?锦觅仙子!”润玉看着逐渐崩溃的霜花内心却趋于平静,她虽然是锦觅却也不是锦觅,相比于锦觅,霜花只是个平常的女人!“呵呵 所爱?那我呢!我呢,当初他那么爱你不是你践踏了他的真心吗?是你把他伤的遍体鳞伤的,你怎么有资格说爱他?在用爱他的名义把他再伤的遍体鳞伤?润玉你以为你是什么?情圣吗?不是,你只是个爱字里的卑劣者,你不敢告诉柏海你就是他梦里困扰了他二十多年的罪魁祸首,你不敢告诉他你就是那个他日日夜夜做梦流泪伤神却还是把你刻骨铭心刻在骨子里去爱的那个人,我舍了柏海只想要李云恺,你为什么就是要阻拦我!”逐渐疯狂的霜花看着润玉歇斯底里的质问着,她要的人绝不会让给这个伤他所爱至深的男人!真把她当那无用的锦觅不成?可笑!


追爱万年7

2019了,新的一年新的快乐,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李云恺最近被一个女孩喜欢了,不说绝对美貌,但是清秀可人,名字也好听,叫霜花~李云恺是个双,男女通吃,男的他不拒绝,女的来他也不介意。只要是两情相悦最后结婚男女都行!但是除了霜花,他还惦记着那个润玉,可是润玉像失踪了一般没有消息,李云恺也就死心了。

“在想什么?”霜花看到发呆的李云恺问到!“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看着霜花李云恺问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当然记得,我为了逃婚,不小心被你撞到,你送我去医院治疗,那一刻在我眼里你就像童话故事里英雄救美的王子一样出现救了我!”霜花看着李云恺回想到初次找到旭凤的时候便满眼爱意!“双儿,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的!呵呵”听到霜花的描述李云恺也被逗笑了!“云恺,不要不相信,你一直都是我的王子,一直都是!”抚摸着李云恺艳丽的脸庞,霜花较真的说到!“好!我相信~”看到认真的霜花,李云恺也认真的回应他!

润玉从天界回到凡间时,时间过去了两个月,想到沉睡的柏海润玉立刻解开了法术。“嘶,好累!”因为法术解除柏海立刻就清醒了,刚想起来便感觉浑身难受。“小海!你醒了!”看到醒来的柏海润玉一阵心虚!“哥,我是怎么了,浑身上下都难受的要命,好累!感觉睡了好长时间!”看到润玉柏海心情好了大半。“小海,是哥对不起你。你睡了两个月了,哥唤不醒你。”润玉双眼含泪的对着柏海歉意到。“哥,哥你别哭啊!我不怪你,我怎么会怪你呢!”看到含泪的润玉柏海心里一阵难过,他哥还是笑起来好看,哭不适合他。“小海,谢谢你!”看着安慰他的柏海,润玉心里一阵感叹,他的旭儿还是这么单纯!“哥……唔唔……”柏海还想说什么便被润玉吻得神志不清的抓着润玉的衣服。

因为失踪两个月,怕柏海不好解释,润玉陪着柏海回了公司解释为什么柏海两个月不见人影,最后听到柏海身体健康的问题也都理解未曾在追问什么!“李云恺?”出了花加润玉看到了他遗忘了两个月的李云恺,旭凤的那一魂一魄。“润玉?真的是你啊!”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便看到了润玉!“你怎么在这?”看到李云恺在这里润玉大感不解。“云恺,我们走咯!”霜花看到润玉便出声喊走李云恺!“啊!我女朋友在喊我了!润玉我们有机会在聊!”看到霜花李云恺只好和润玉告别!

润玉看到霜花大为吃惊,锦觅的一魂一魄竟然也投胎为人了,而且看到她的眼神不像云恺看着自己一无所知,分明是憎恨!“润玉你最好离他远点!”因为润玉一直跟着,霜花找借口离开了李云恺一下。“锦觅,你……”看到拦住自己的霜花,润玉下意识喊了一声锦觅!“别喊我锦觅,我叫霜花不是锦觅!还有你既然已经拥有了柏海,凤凰的一大半,那么就请你好好对待柏海,不要来抢我这一点点的所有,对你来说李云恺只是旭凤的一小半,但是对我而言李云恺是我的全部,虽然只是旭凤的一小半那也是我的星星。所以你不要靠近他!我好不容易才让他逐渐快忘记你了!”霜花听到润玉喊她锦觅就膈应的不行,如果不是锦觅和眼前人旭凤怎么会是这样,她也不会是现在这样!

润玉看着李云恺跟着霜花走了,他并没有追上去,润玉现在很乱,眼前情况来看,云恺本来已经心里有他了,就因为自己回了一趟天界,锦觅那一魂一魄插足接近了云恺,并且慢慢走近了云恺心里,润玉想到他要和锦觅在一起就烦躁不堪,都是他的旭凤,凭什么要让给锦觅!润玉很后悔怎么就忘记把云恺一并也封存了呢!


追爱万年6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除了润玉在柏海心里又深入了些没什么别的!柏海依旧每天按时上班下班,润玉也未曾闲着,除了柏海的衣食无忧外,润玉在柏海休息的时间里回了天界一次!

“陛下,你……你回来了!”踏出璇玑宫看到一袭天帝服的润玉,邝露开心不已!“邝露,谢谢你!”大概是凡世生活过惯了,再看到邝露润玉除了谢谢二字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感谢邝露!“陛下为何与我说谢谢?”邝露听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天帝陛下向自己道谢满是诧异!“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还有是我对不住你!”看着邝露的不解,润玉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陛下,你是君我是臣,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万年了,陛下何苦还要放在心上!我从来都知道陛下心里只有二殿下!”邝露看到润玉所说之事不免苦涩一笑,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也透露着释然放下。这个人还是藏在心里就好!

润玉自回到天界,柏海就被他施法沉睡着,毕竟他不放心柏海在自己不在的时刻里出什么意外!“邝露,我找到了旭儿!可是现在他是两个个体!”润玉看着邝露说出了自己的忧思!“所以陛下无法抉择舍掉二殿下哪一个身体?”邝露听到润玉所说明白了他的烦恼!“是,两个旭儿其实都活的很健康,只是毕竟不是完整的,他们还是太脆弱了!”润玉想到旭凤投生的柏海和李云恺只感心痛!“那么陛下为何非要舍掉一个呢?既然是鲜活的生命,那就陪伴就好了!凡人不过匆匆数十年的寿命,等到他们死了,陛下到时候再将他们魂魄合体就好!”邝露看到润玉的模样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听到邝露的话语,润玉为自己惭愧,自己怎么忘了旭凤现在是凡人呢!

“小鱼仙倌,你找到了旭凤的那一魂一魄?”听到润玉回到了天界的消息,锦觅匆匆从花界赶来就听到旭凤那一魂一魄的消息!“觅儿?你怎么来了?”看到锦觅的到来,润玉其实有些不喜却无法表达!“听说天帝陛下回宫我才来的!”锦觅看到润玉如实相告!“你找我有何事?”润玉看着锦觅问到!“无非就是凤凰的事!”锦觅回到!“旭凤……?”听到锦觅的话,润玉哑声问到!“是,我刚才听到你见到了凤凰的另一魂一魄,他怎么样。”锦觅心急如火的问到!“他没事,只是锦觅,旭凤现在是凡人,我不希望你去打扰他!”看到锦觅的模样,润玉第一次喊了锦觅!“我……我知道了!”听到润玉的话,锦觅哑口无言只能说知道了!失落的回了花界,润玉则是拿出旭凤当年留下的寰谛凤翎赶回人间!

但是天不遂人愿,润玉觉得只要保护好柏海不让麻烦找上柏海就行。但是麻烦却找上了李云恺,霜花就是在润玉回天界的时间里就这样闯进了李云恺的世界,等到润玉知道时润玉肠子悔清了,他忘记把李云恺也一并保护了,不然现在哪里轮的到霜花这女人趁虚而入!